“新职业”背后:在线教育下沉式竞争

  日前,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以下简称“人社部”)官网公布了9个新职业,与在线教育行业相关的“在线学习服务师”在列。根据人社部对在线学习服务师的定义,从业者主要为运用数字化学习平台(工具),为学习者提供个性、精准、及时、有效的学习规划、学习指导、支持服务和评价反馈的人员。

  在线学习服务师成为新职业的背后是在线教育行业的快速发展。自2013年开始,在互联网技术以及资本的助推下,以在线少儿英语为代表的在线教育行业迅速崛起,相关企业数量猛增。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以工商登记为准,2020年1~5月有超过2万家相关企业注册成立(全部企业状态),平均每天新增140家在线教育相关企业。

  2020年初突然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促使在线教育迎来爆发,头部在线教育企业,如VIPKID、作业帮、猿辅导等机构和平台纷纷迎来用户数量的爆炸式增长。但与此同时,在线教育学习效率不高、互动效果差等弊端也进一步显现。这种背景下,在线学习服务师应运而生。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线学习服务师成为新职业能在一定程度上促进行业规范、高质量发展。“一方面是促进了就业,让在线教育相关从业者有一个名正言顺的职业,另一方面,也是规范在线教育行业发展。”

  “在线学习服务师”成新职业

  “我觉得在线学习效果并不好,孩子注意力不是那么集中,还是缺少线下课的氛围。”谈及上网课的感受时,家长王女士告诉记者,上网课更考验孩子的自觉和自律性,但这对于一个10岁的孩子来说比较难,并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和王女士一样的家长还有很多,在疫情的影响下,在家上网课成为不少学生和家长的主动或被动选择,对于网课的效果也只能用差强人意来形容。这也意味着,家长需要更专业的指导。

  7月6日,人社部公布9个新职业,与在线教育行业相关的“在线学习服务师”位列其中。从人社部对在线学习服务师的定义来看,该职业主要针对在线学习存在的学习效率不高、互动效果差以及在线课程同质化等问题提供专业指导和服务的人士。

  记者了解到,在线教育为学员和家长提供了在家学习的便利性,成为疫情期间,不打破学习计划最好的方式之一。但也显现出一些网课的弊端,比如没有线下上课效率高、师生教学互动性差、问题反馈不及时,还有老师对在线教育方式不熟悉等等。

  在线学习服务师的确立能否最大限度解决当前学生在线学习过程中遇到的问题还有待观察。教育行业资深人士朱培元对记者表示,如果从在线学习服务师的定义以及工作任务来看,各个在线教育机构的一些岗位都可以看作是在线学习服务师,只不过是具体分工有差别,这些岗位的人员已经在承担着类似的职能。

  根据人社部发布的内容,在线学习服务师的工作任务主要包括:对学习者进行学情分析,提出针对性的学习规划和建议;为学习者提供个性化指导;负责在线学习的班级管理以及对学习者的学习活动和学习成果进行综合评价并及时反馈。

  如果按照“在线学习服务师”工作任务来看,当前在线教育从业的在线教育机构课程顾问、微信班级群的运营以及在线辅导老师等等都可以划到这一范畴中。

  在熊丙奇看来,新增在线学习服务师这一职业,一方面促进和扩大了就业,另一方面也规范了在线教育的发展。他表示,根据教育部门的相关规定,在线教育的授课老师需要获得教师职业资格证,但围绕在线教育教学还有一些其他工作人员,他们不需要取得教师资格证。在线学习服务师让这些相关人士有一个名正言顺的职业。“在线学习服务师的内涵和外延还需要在接下来的实践中进一步明确,不能鱼龙混杂、质量良莠不齐。”

  朱培元表示:“一名合格的在线学习服务师,不仅需要互联网教育行业的从业人员具有学校教师的教育教学专业能力,还需要具有学校教育教学经历的专业技术人员,具有互联网产品运营、数据解读等方面的能力。总之,不仅需要懂教学产品,还要懂运营、懂教育、会沟通,对从业者有更高的要求。爱学习教育集团副总裁温鑫对记者分析指出,在线学习服务师成为新职业,反映出在线教育越来越精细化的分工。教与育分开,教更偏重教学端,育更偏向服务端。分开之后,就有专业的人来做服务这一端,包括在线辅导、跟家长孩子沟通,课堂学习节奏的把控,错题、作业修改等方面。同时,通过多种辅助手段,制定个性化的学习方案,来提高在线学习的效率。因此,在线学习服务师成为一个新职业,也符合行业发展的潮流。”

  “以前对优秀教师、优秀辅导老师主要依据教学水平和教学经验,随着人工智能、大数据为主的智能教育的逐步完善,针对学生的教学正在逐渐从经验型过渡到数据型,从而实现精准教学。可预见的是,需要互联网教育行业的从业人员具有学校教师的教育教学相关背景,以及互联网产品运营、数据解读的能力。”一起教育科技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未来,在线教育服务人员不仅要懂教育理念和方法,同时要懂通过数据平台为学生规划最佳学习路径,从而帮助学生提高学习效率。

  争夺下沉市场

  “在线学习服务师”备受关注的背后是在线教育行业的爆发式增长。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我国目前共有超过25万家从事在线教育相关业务的企业。以工商登记为准,2020年1~5月有超过2万家相关企业注册成立(全部企业状态),平均每天新增140家在线教育相关企业。

  另据艾瑞咨询报告显示,2012年我国在线教育行业市场规模为705.2亿元,到了2017年,这一数据快速上升为2002.6亿元,6年时间复合增长高达419.39%。预计到2022年,我国国内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将突破5400亿元。

  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这一“黑天鹅”事件的出现,进一步促进了在线教育行业的爆发。在线教育企业在疫情期间获取的海量流量将加速行业成长,有业内人士估计,因为疫情,学生被迫将学习转到线上进行,为在线教育行业节省了超千亿元的广告营销费用。

  另一方面,由于一二线城市有足够多的优质教育资源,与之相对应的以县城为主的三四线城市成为在线教育企业争夺的焦点。朱培元告诉记者,三四线城市的下沉市场,优质教育资源短缺,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刚好弥补了这个短板,通过网络能够将一二线城市的优质教育资源推向三四线市场。

  记者了解到,目前作业帮、猿辅导、跟谁学等头部在线教育企业或平台相继在二三线城市设立分公司,加码对三四线城市等下沉市场的争夺。此外,作业帮CEO侯建彬曾向外界透露,作业帮目前超过50%的直播课学员来自非一二线城市。

  事实上,抢占下沉市场,成为包括在线教育企业在内的诸多教育企业的重点。除了头部在线教育企业外,教育行业巨头新东方、好未来等不少教育机构早已布局下沉市场。

  据了解,新东方在线从2018年起加快向三四线城市扩展市场,仅2018财年,新东方在线扩大了近1倍的城市市场。此外,在线青少儿英语51Talk从2017年就开始发力下沉市场,目前已经覆盖了全国500多个城市,非一线城市的学员占比达到70%以上。

  一起教育科技相关负责人表示,相比较大城市而言,三四线城市更需要优质教育资源。教育部在疫情期间开通“国家网络云课堂”,面向小学一年级至高中三年级提供网络点播课程,以应对全国大部分地区中小学延期开学带来的影响,客观上加速了在线教育的下沉。

  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优秀的师资和更加优质个性化的教学产品将是包括在线教育企业在内的教育争夺下沉市场的核心竞争力。另一方面,相对线下较为分散的培训市场,在线教育行业下沉市场的用户争夺更有利于头部企业。

  朱培元认为,新东方在线、作业帮等头部在线教育企业要么依靠行业巨头新东方,要么已经发展成为实力雄厚的独角兽企业,无论在教师资源还是市场拓展资金支持方面都有着较强的实力。这些企业依托在线教育打破了线下校外培训机构的时间和空间优势,能够获取更大的用户流量。

  “在OMO时代的浪潮下,只重营销却不能为学生提供真正价值的(教育培训)机构,终将被淘汰。”温鑫表示,“强大的教研团队是学科产品发展的基础,教研出对学生有价值的产品,为学生提供能真正解决问题的服务,才是K12教培行业的核心价值。这也是在行业洗牌期,爱学习一直在不断加大教研团队投入力度的原因所在。”

  不过,在于欢英语创始人王向华看来,虽然头部在线教育企业抢夺下沉市场,但对于地方教育培训机构来说,未必没有机会。他表示,相对于在线学习,线下学习仍旧有一定的优势,且线上线下结合的OMO教学模式更有利于提高线下培训机构学员的黏性。

  “线下培训机构可以效果为先,利用技术手段来优化自己,用口碑转化用户。”王向华说,线下培训机构虽然是被动应对在线教育企业的冲击,但从实际效果来看,线上线下融合的教学模式更受学生欢迎。“疫情总会过去,线下还有机会,我们在等机会。”

来源: https://finance.sina.com.cn/chanjing/cyxw/2020-07-13/doc-iivhuipn2734531.shtml

滚动到顶部

免费制作创意短视频活动

复工复产之际,博视优学隆重推出免费制作视频活动——只需告诉我们您的视频需求,我们将免费为您制作一个创意短视频,用于您的营销推广或教学实践等。零成本试水短视频,开放名额有限,机不可失,不要犹豫!